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微思客WeThinker > 立于两歧之间

立于两歧之间

 
 
梁启超故居(图片来源:https://sanwen8.cn/p/17bEbPc.html)
 
李海默 | 微思客撰稿人、休斯顿大学政治学系博士研究生
 
近年来,对于如何看待中华固有文化一事,似乎有两种针锋相对的不同路径常在交锋。
 
其一特别强调中华固有文化之博大精深,无所不包,这遥遥呼应的是中国大陆近年经济的崛起和繁荣,暗含的因果关系是中国力量之源全系于固有文化之功。另一路径,则比较侧重抨击、揭露近年来中华固有文化外延领域(尤其是与市场接轨领域)的种种乱象,尤其是种种虚妄、矫揉、欺骗与托大之象。
 
仅从理论上讲,似乎这二种路径都有一定的合理性,但在笔者看来,过度强调其中任何一个取向,都可能会带来误导性。 
 
过度强调前者,很容易会把对中华固有文化的指摘与批评一律视为别有用心的“辱华”,那样,即使是从本身上就符合事实与科学的批评(或者即使不够准确但仍属善意的评论)也会随时被扣上“辱华”的大帽子,如此欲加之罪,动辄得咎,哪里还会再有什么“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呢?
 
过度强调后者,则可认为一切国粹皆可抛弃(而非“扬弃”),或者根本就不存在所谓“国粹”的东西,斯则太极、咏春、中医、中药、儒学等等,俱可扔进历史垃圾堆矣!这就像有的俗浅之人动辄就会说中国人种本质就是愚昧落后反自由民主的,非得引进基督教(或者说的更高大上一点,非得引进“新教伦理”)来个全盘洗脑启蒙才行。然则也不知这些人中有几个能静下心来真正地读过像《先贤的民主》【郝大维(David Hall), 安乐哲(Roger Ames)著】或《中国的自由传统》【狄百瑞(Wm. Theodore de Bary)著】这样有深度的书。不知这些人中又有几个曾读过梁启超在《治国学的两条大路》一文里振聋发聩的那句:“我们中国文化,比世界各国并无逊色,那一般沉醉西风,说中国一无所有的人,自属浅薄可笑,论语曰:‘人虽欲自绝,其何伤于日月乎?多见其不知量也’”。
 
梁启超(图片来源:https://sanwen8.cn/p/17bEbPc.html)
 
立于两歧之间,笔者想到的是陈寅恪先生当年讲的“其真能于思想上自成系统,有所创获者,必须一方面吸收输入外来之学说,一方面不忘本来民族之地位。此二种相反而适相成之态度,乃道教之真精神,新儒家之旧途径,而二千年吾民族与他民族思想接触史之所昭示者也”。
 
立于两歧之间,笔者想到的是梁启超先生当年讲的“我希望我们可爱的青年,第一步,要人人存一个尊重爱护本国文化的诚意。第二步,要用那西洋人研究学问的方法去研究他,得他的真相。第三步,把自己的文化综合起来,还拿别人的补助他,叫他起一种化合作用,成了一个新文化系统。第四步,把这新系统往外扩充,叫人类全体都得着他好处。我们人数居全世界人口四分之一,我们对于人类全体的幸福,该负四分之一的责任。不尽这责任,就是对不起祖宗,对不起同时代的人类,其实是对不起自己”。
陈寅恪(图片来源:http://gg.gg/4trsk)
 
虽是老生常谈,但是仔细想想,好像也就是梁、陈诸前贤说的这样。
 
也许,对待中华固有文化较为中正持平的立场,是套用德裔美籍政治家卡尔·舒尔茨(Carl Christian Schurz,1829-1906)的名句: 我们的文化,无论对或错,还是我们自己的文化呐;如果她是对的,我们就让对的继续发扬光大,如果她是错的,我们就勉力奋发,将她改造过来对的方向上吧 (My culture, right or wrong; if right, to be kept right; and if wrong, to be set right /后半句,有时或作:when right, to keep her right; when wrong, to put her right)。
 
(本期编辑:圆圆)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首发于微思客,如需转载,请联系微思客团队。 wethinker2014@163.com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