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微思客WeThinker > 观念的水位,社会的大船

观念的水位,社会的大船

 
编者按
“将盒子里的光释放,将司空见惯的思维方式打上一个问号。”这不是一位大家的一本书可以做到的事情,也不是一期读书会就可以达成的目标,但起码,这是我们可以努力的方向。Hardy的这篇读书报告,既是对《观念的水位》一书的宏观把握,亦包含了一种对当下的愿景。
 
Hardy |  微思客读书会第三期成员
 
“追求快乐的本性使每个人都成为潜在的革命者,而一个远离快乐的制度也许可以依靠信息控制维持很久,但在信息控制越来越不可能的世界,一条缝会渐渐变成一扇门。” “将过于霸道的声音拧小,将被屏蔽的声音放大,将司空见惯的思维方式打上一个问号,将盒子里的光释放,这当然不是一本书可以做到,只是希望其努力是往这个方向。”《观念的水位》自序中,刘瑜如是说。
(图片来源:http://gg.gg/4tqd0)
 
乐观主义
 
刘瑜在这本书中完全暴露了自己乐观主义者的态度。我想只有在对自己和这个社会足够了解的情况下,才能保持足够的乐观。在谈到国人素质的问题时,她说:“就算中国人的素质有问题,它更多的是源于制度,虽然也恶化制度。”谈及改革的未来时,她认为:“政治制度的变革源于公众政治观念的变化,而政治观念的变化又根植于人们的生活观念。” 所以,她的乐观如她自己所说是源自对逻辑的认同——只要一个人肯定自己的权利,根据逻辑一致性,尊重他人权利就具有“引力”。整本书作者用非常易懂的语言讲了政治与我们之间的关系,它并没有那么的高大上,而是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观念·此处”讲了当今中国制度的不足之处,而在看到了诸多问题后,依然对未来保持理性的乐观,实在难能可贵。但话说回来,乐观应该是比较合理的态度吧,就比如说,今天过得很烂,我们应该想着的是明天能不能过好一点,以及怎么样明天才能过好一点?
 
观念的力量
 
对于历来是皇权统治下的中华大地,所有人根深蒂固的观念是:普天之下莫非皇土,即便在今天,人民拥有大好生活大部分人还是要感谢政府。这是主旋律。《肩负自由的疲惫》这篇中探讨了究竟是“人民的政府”还是“政府的人民”,继而又表达了当今社会不断发展下产生的“批判性公民”。其他几篇中提到的一句话,正好解释了这个观点:“如果一个强权能给你一切,自然它也能够轻易地拿走一切”。这里一个产生鲜明对比的例子是美国,独立战争胜利后,长达十多年才建立起联邦政府,在宪法的约束下,联邦政府进行三权分立,且联邦政府和州政府之间同样也是权力分割的,换句话说就是州政府自己能当家。而这样分立的原因是:怕联邦政府太强大,能够随意去践踏人民的权利。上述制度的保障间接“承认了”人性的不可靠。人民为保障共同的权益,从而让渡一部分权利出来成立一个联邦政府。两个国家间不同的历史、人民不同的观念,对整个社会制度的影响也截然不同。
(图片来源:http://gg.gg/4tqcm)
 
多元的社会
 
一个好的社会应该是多元的,正如大自然中有不同的生存形态一样,人也应该有不同的生活方式和声音,社会也应该存在多元的形态。《敲开最好的可能》这篇提到了公益慈善的推动力,在经济体系中,那个给资本穿针引线的主角是金融机构,而在社会生活中,给人们的善意做中介的则是各种公益慈善机构。我想社会组织不光是传递善意的中介,它是否发达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一个国家的自由程度和社会的文明程度。维护公共利益、促进政府职能转变、促进公众参与,这些都是社会组织存在的意义,同时监督政府,与媒体、政党、司法等一起形成权力制衡。国内某些地方政府重点引进投资企业,企业排放不达标造成环境污染,政府有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国内有许多NGO坚持在与这些企业做斗争,披露数据给媒体,推动环保局解决,甚至将环保局告上法庭也是时有发生的。
 
无论是“正规军”,还是“游击战”,中国社会组织的形态一定能慢慢呈现出多元发展的趋势。不是以这种形式,就是以另一种形式,请给理想一点时间。
(图片来源:http://gg.gg/4tqco)
 
革命和民主
 
革命:刘瑜说“革命”,顾名思义,意味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书中讲苏东系列国家的例子,政权不断地被推倒重来,但民主化还是一个“球样”。以为赶走一个暴政统治者,问题就可以解决,结果来了个更严重的暴政,以为全民公正选举就等于是民主了。后篇《选举式独裁》也继续讲了这个问题,革制度的命才能治本。
 
民主:制衡和容错是民主的两大法宝,原文中提到的三大制衡核心是:独立公正的司法机构、发达的政党体系和强大的公民社会(Civil Society,是指围绕共同的利益、目的和价值上的非强制性的行为集体)。正是因为制衡机制,容错才变得可能,比如说大家选了一个总统上去,但这个总统干得不好甚至以权谋私违反宪法,那可以下一届不选他嘛,严重了还可以弹劾总统直接让他下台啊,甚至说美国政府因为没钱可以直接停摆(从1977年到1996年19年间,联邦政府曾关门17次,最近的一次是2013年),美国社会不会出大乱子,这依赖于各体系之间成熟的独立运转。
 
政治与个人
 
最后的部分讲了书和电影,从政治又讲回到个人。关乎爱情——一个人是多么容易把对自己的鄙视误解为对爱情的需要;关乎理想——但他又很无辜,因为他的眼里岂止没有别人,甚至没有自己,他不是选择了梦想,而是被梦想击中;关乎情怀——在被时间击败、被时间席卷、被时间吞噬方面,万物皆平等,因而都值得在颤抖中被文字拥抱;关乎时间的尺度——大约历史读得多了,对自己的评价就不再是当下,说到底对政治的了解、对历史的了解、对别人的了解最终还是要回到对自己的了解上来,对这个世界的探索也终将回归到对自己的探索上来。我们选择不同的生活方式,表达不同的思想,都得需要一个开放自由的政治环境。
 
我们持什么样的观念,最终将决定社会这艘大船驶向何方。
 
 
 
编辑:Holly
wethinker2014@163.com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首发于微思客,如需转载,请联系微思客团队。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