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微思客WeThinker > 当我们聊起经济史时,我们聊些什么?

当我们聊起经济史时,我们聊些什么?

当我们聊起经济史时,我们聊些什么?

大之

为什么世界的某些地区如此富强,而其它地区却如此贫困?为什么工业革命以及随之而来史无前例的经济增长会发生在18世纪的英国,而非中国或其它国家?为什么工业化不会让全世界富裕起来,反而让某些地区更加贫困?

如果在你漫长的人生中曾在某一刻对以上问题产生过兴趣,那么经济史就是一门值得你探索的学问。

经济史是经济学和历史学的交叉学科,根基于经济理论来解释历史。从本质上来说,经济史关注的是经济增长本身,即经济增长的出现和消失,以及背后的原因。更通俗的说,经济史主要从经济角度研究了历史上各个国家的兴衰交替。

经济史可以说是经济学的一个分支,早期的经济学家中,亚当·斯密、马克思、马歇尔、凯恩斯、熊彼特的著作中都有很明显的历史面向;较近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里面,萨缪尔森、希克斯、弗里德曼、卢卡斯、刘易斯、库兹涅茨等也做过很多与历史相关的研究。事实上,当经济学研究到一定阶段,大部分经济学家都会转向过去来寻找更多的证据,以验证其理论的可靠性。但是经济史与经济学又有显著的区别:
1)经济史更关注和倾向于解释历史中一系列特殊的进程和事件,尤其是那些独一无二的、不可替代的事件(如工业革命);
2)经济史关注的领域更为宽泛:制度、政治、文化、人口、战争以及其背后的动机等。从这个角度来说,经济史更契合历史学的研究范畴,两者关注的终极问题都是人类社会的发展变化。

说回经济增长本身,一般而言,有关经济增长的模型都主要通过各种物质生产要素(劳动力、资本、科技等)的变化来说明生产率的变化和经济增长与否。然而正如诺斯所言,各种物质生产要素的变化已经是一种增长,需要进一步解释的,是这些生产要素为何变化,这也是经济史更为关注的问题。在经济史研究中,关于经济增长和发展的决定因素的研究很多,包括制度决定论、文化决定论、人口决定论、地理决定论等,其中制度理论是目前经济史研究中较热门的研究范式。这里的制度指的是一系列被制定出来或公认的规则、服从程序和道德、伦理的行为规范,而不是我们通常认为的体制,如资本主义体制和社会主义体制。诺斯和托马斯在《西方世界的兴起》一书中指出,经济增长的关键在于制度因素,一种提供适当的个人激励的有效的制度安排是促进社会进步的决定性力量;Acemoglu, Johnson & Robinson认为,政治力量的分布和政治制度的安排会影响资源分配和经济发展,从而进一步影响经济制度和政治制度。除了制度理论,文化决定论也曾在早期占据主流地位,马克思·韦伯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中认为新教入世禁欲主义伦理为资本主义企业家提供了一种心理驱动力和道德能量,从而成为现代理性资本主义兴起的精神动力,也是现代资本主义得以产生的重要条件之一;而印度教、佛教、儒教、道教、伊斯兰教、犹太教等没有经过宗教改革的各大宗教,其古老宗教伦理精神对于这些民族的资本主义发展起了严重的阻碍作用。人口决定论认为人口是影响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马尔萨斯认为人口的增长速度远超出资源的增长速度,人口过多的区域最终会因为资源稀缺而陷入贫穷;Boserup则认为越多的人口会产生越多的智慧,从而引导科技和创新来跳出马尔萨斯陷阱。

古语云,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那么学习和了解经济史是否真的能帮助我们找出深蕴其中的历史规律和发展逻辑?让我们来看下关于经济史研究中较为重要的两个课题的争论:
1)工业革命:有研究认为英国独特的生产要素价格结构(高人力和低资本及煤炭价格)导致了工业逐步往用资本和资源替代人力的技术道路前进,从而解释了为何英国最先诞生了工业革命,可是这却无法解释为何同一时期比英国更具备启动工业革命的要素价格结构的美国没有引发工业革命;大西洋三角贸易间接促成了英国极低的资本价格,可同样受益的荷兰、西班牙、葡萄牙和法国却没有走上与英国相似的道路;英国十七世纪的政治体制改革使得君权得到遏制,商人获得了巨大的发展,而西班牙、葡萄牙和法国却因为君权的相对集中,使得君主掠夺了大部分大西洋贸易的利益,但清朝晚期的中国为了轻徭薄赋和节省监督成本,处于“几乎未被统治”的状态,君权的集中达到了史上最低的程度,但这也并未使得商人阶层得到更多的权力。

2)中国的衰弱:有研究认为中国传统的大米经济具有典型的非经济性,能够像黑洞一样吸收资本和劳动力投入,但边际效用却不会递减,产能永远不会满负荷,从而使得中国无法产生剩余劳动力来从事工业,最终被钉在农业社会,可具有同样农业特征的日本却从未进入这个黑洞;制度变迁理论认为欧洲私有产权的保护最终促使了私人回报的大幅提升,进而走上了飞速发展的道路,可中国自西周后农民就具备土地私有权,农业社会最终却绵延了几千年。

如上述两个课题所见,每一个影响重大的经济事件的发生都有其独特性,其制度、资源禀赋、文化等都将相互影响,而我们却无法归纳出一个科学的、规律的发展逻辑。正如萨缪尔森所言:“世界上为什么有些国家富,有些国家穷,至今还没有令人满意的解释。”

所以对于学习经济史,我们能从中获得什么,将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浩瀚历史所提供的庞大数据和事实都是对现有经济理论的有力验证和辩驳,这也将进一步促进我们对经济演变的理解。对于个人而言,学习经济史,除了让我具备跟朋友吹水的本事外,也确实满足了我对小时候产生的许多问题的探索。我至今记得伦敦阴冷的冬天里,老师在公车上告诉过我,我们研究的是人类的终极关怀。而这种对终极关怀的探索,相信很多人都或多或少产生过冲动。

(作者大之,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经济史研究生。)

★本文为微思客首发,经作者授权推送,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大之。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