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微思客WeThinker > 给人生一场EVA评价

给人生一场EVA评价

给人生一场EVA评价

刘彪

这里的EVA当然不是日本动漫新世纪福音战士,而是Economic Value Added,经济附加值的英文缩写,指从税后净营业利润中扣除包括股权和债务的全部投入资本成本后的所得。

与传统净资产收益率(ROE)评价指标不同,EVA评价告诉一个大家长期忽视的真理——资本的投入本身是有成本的。对于一个公司而言,真正创造价值盈利首先要高于包括股权成本和债务成本在内的资本成本,这种全面评价企业经营者有效使用资本的能力的业绩评价指标,由Stern Stewart咨询公司开发,被称作是“基于剩余收益思想发展起来的新型价值模型”。

这种新的评价体系在中国运用于什么地方?那就是国企改革的解释,2010年中国国资委正式对所属中央企业进行EVA考核。过去,国企拒绝改革,政府说你看我每年的盈利额很大,可以养活多少人,但是用EVA评价,实在是看不下去,因为你的资本存量太大了,这样的资本存量拆分为100家企业,都比一家私人企业大,这样的资本存量即使跑不过通货膨胀,净增长量也很惊人,EVA考核则更加注重股东投入资本的回报、资金使用的效率和企业可持续增长能力。所以你不能说你的象宝宝比猪宝宝大,母猪比象小多了,一年还能生一窝,哪怕10头小猪才能抵一头小象呢。

这样的新型评价模式也应该用在人生的发展上。

去年九月份,李克强总理在上海自贸试验区考察,谈到建设上海自贸区,提出要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不能因政府管了不该管的事、实施过多审批,让企业输在竞争起跑线上。后来不少人出来解读起跑线,又让“起跑线”火了一把,这个词在我们这一代人的童年里是再熟悉不过的了,上课不听课便会被骂输在起跑线,各种各样的乐器、书法、奥数培训也是为了要“赢在起跑线”。

时至今日,起跑线却变了味道,金融杠杆的力量让向来软趴趴的中国股市也雄起了一把,越来越多的秀优越告诉你,有钱真的可以任性,管这钱是他爸还是他妈的呢?

胡适先生说,怕什么真理无穷,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学术上如此,市场却多少不被承认,一个名校毕业生留京做公务员,一年的五万工资和富二代们拿着老爹送的一百万放进余额宝的收益差不多。以前看人有钱便骂一句暴发户,但是现在都要和土豪做朋友,因为社会基础上把人与人之间的贫富差距视为邪恶的观点不再那么被尊崇,市场经济的背景中,马克思笔下的“食利者”的财产如今是基于产权界定而正当的,那么仇富心理的消失也就不难解释了,在市场公平竞争的前提下,那些低收入者要求剥夺富人财产的行为,反而是不正当的、非法的了。所以我们才看到多少“二代”由贬义词一跃成为了“偶像”的代称,在大学校园里也有了直接表达“部委老妈在家,家产百万乱花,工作不愁下家,能否共度良宵”的市场。这种人竟然也不再被骂人渣,大摇大摆游走在有着大量壁垒的高冷女大学生市场,普通男性自愧不如,妄加评论者还要被扣上一顶“吃不了葡萄说葡萄酸”帽子。

宏观上讲,如同巴黎政治经济学院教授皮克提所著《21世纪的资本》(Capital in the 21st Century)通过对过去300年左右的数据的仔细研究发现的那样,资本的投资回报是自然会高于经济增速的。这直接导致了有资本和没资本的人之间贫富差距的不断拉大,揭示出了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必然加速经济不平等的内在原因和基础。

个人角度,如上图所示,以传统价值增量指标考虑,好的起步不仅长期在总量上远超草根,单位时间的增量也高于低起跑线者,所以从数学角度讲,短期看来,一个草根始终追不上“口含金汤勺”而生者。

但是正如EVA评价考虑到机会成本一样,根据风险与收益相匹配的原理,股权资本成本也应该从投资者的角度来分析,其大小可以用特定投资中投资者所期望的报酬率来衡量。富贵之家对于子女往往有一个较高的期望,普通人家的A考上公务员已然是一种欣慰,但达官贵人又怎么会满足子女B靠着余额宝过活呢?

基于这样的基础,A其实已经比B要做的好了。同样的增值曲线,如果我们做标准化处理,奋斗的草根A由于本身增长率是要高于懒惰的B的,所以只要草根真的能够实现指数增长率和长期稳定的增长时间,最终超过帅富是没有问题。所以听见有人说“我要是有这样的条件,我能做的更好”,别嘲笑他的白日梦,这句话可能有些道理。

除了宏观去谴责资本主义制度下食利者由于享有优先权而不劳而获,我们也应该发现每个财富的积累者只有在不断完善自身做出努力的情况下才能保住优势地位,把资本进行有效投资,否则就会被草根挤下位置。而草根除了怨天尤人,更应该做的,是基于自身基础做出最有优势的低成本成长,如果成长率高,在未来实现跨越式发展不成问题。

初中时代,宿舍六个,我最小叫小六,二哥本是当地一家集团的贵公子,但是后来大学毕业也被大学生就业浪潮拍倒,对于家族企业又没有能力去掌控,被家里送去当了兵。老五当时一直打架,成绩很差,暑假回家偶然在街上遇到,我怀揣着一份自以为是的“同情心”请他来家里吃饭,心想他现在肯定一事无成,但是作为朋友也不能忘了当时的情怀,结果酒过三巡,老五拍着我的肩膀说,已经赚到了人生的第一个一千万,当年本意外地考上了大学,却又发现自己更适合与人交道,经过家里同意选择了肄业,壮着胆子把学费拿去读了个“总裁班”,积累了人脉,最后乘着房地产暴涨之风,挖掘了商业混凝土成品的市场,赚到第一桶金,直到今天有了自己的酒店。

想起《灌篮高手》里面三井脱离黑帮加入篮球队,铁男挥挥手,“再见了,运动员。”当时觉得很无奈,以为朋友应该是永远在一起的,但是朋友们分开才是必然的经历,大家起点和长处不同,需要的是正视自身能力、发现自己的价值为将来不断地指数增长打定基础。

这本就是一个辛劳无休的时代,不比拼一时的硬气而是比生生不息的后劲,我们需要通过选择和积累将核心力量和主导能力灌输给未来。

我向来支持身边朋友创业,街边卖艺的,路上讨饭的,我路过都会援手。

人皆说我善,我并没有什么高尚的道德节操,只是我相信哪个人会没有翻身之日?无非都是一个基于自身条件的成长过程罢了。

莫道少年弱,会当振臂一呼,应者云集;

莫嫌少年愚,来日笔力千钧,振人肺腑;

莫欺少年穷,终须腾龙转凤,指点江山。 

本文由微思客首发,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务必完整保留此说明,并注明: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并附上本网页链接,作者刘彪,中国政法大学法与经济研究中心硕士研究生,微思客WeThinker设计师,摄影师,微思客财新博客编辑。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