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微思客WeThinker > “幽灵电影”二则

“幽灵电影”二则

“幽灵电影”二则

段善策

本文所说的“幽灵电影”特指70、80年代之交由大陆拍摄但随后禁映的电影或者根据大陆伤痕文学改编的台湾反共电影,由于历史的原因,这些电影长期游离于视域的灰暗地带,不为今天的普通观众所知晓。

“苦恋”风波

1981年1月10日夜,胡耀邦住处附近的富强胡同来了一个中年人。来的人叫白桦,武汉军区话剧团编剧,电影剧本《苦恋》的作者。他请求胡耀邦观看此片,但胡耀邦以“没有审查通过之前,我不看”为由拒绝了他的要求。9月,在全国故事片厂厂长会议上,根据剧本拍摄的《太阳和人》遭到批判。12月,随着电影局发往长春电影制片厂的一纸函件,影片拷贝最终没有逃过封存电影资料馆不见天日的命运。

1979年,长春电影制片厂青年导演彭宁找到白桦,打算拍一部有关著名画家黄永玉的传记体纪录片。样片拍出来后名字叫《路在他的脚下延伸》。夏衍建议将它拍成一部反映知识分子普遍命运的艺术片,长影方面也觉得领导人都没拍过传记片,给一个普通人拍一部传记片不合适。于是,剧本被改写成了故事片,并以《苦恋》的名字发表在《十月》杂志1979年第3期上,随即引起轰动。所以根据剧本拍摄的《太阳和人》很快引起中宣部的注意。

1980年初,影片在广州开拍。期间电影局多次过问拍摄情况并提出修改意见。时任中宣部部长王任重曾派人到广州外景地告诉白桦和彭宁:别的不干预你,但最后一组镜头不能拍。然而,等到成片送审时被发现重要修改意见没有得到贯彻执行。随后事态逐步扩大,文化部、中宣部、军方和媒体等都卷入事件,最后在邓小平的干预下才得以平息。

一部电影的审查风波最后演变为惊动国家领导人的政治事件,《苦恋》一夜之间妇孺皆知,成为街谈巷议的话题。1981年春,导演彭宁一行人来到武汉,白桦请他们上街吃豆皮。饮食店老板一听说是《苦恋》的作者和导演来了,马上打电话叫来曾给毛泽东做饭的师傅亲自下厨。另外,该片被批判后,曾作为批判电影在京放映500多场,弄得拷贝后来都下“雪花”了。

2010年,画家黄永玉入选中宣部《中国国家形象宣传片》人物,以他为原型的《太阳和人》却依然未解禁。


(图片来自: http://img3.douban.com/lpic/s4105453.jpg)

三十年过去了,“苦恋”风波虽已渐渐被人们所淡忘,但是它的影响至今仍然存在。正是“苦恋”风波的出现,中国电影审查制度出台了一系列影响深远的重大调整,其中就包括曾经下放到各制片厂的剧本审查权被重新收回到电影局。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一部《苦恋》彻底改写了中国电影史。

台湾“伤痕”电影

八十年初台湾拍摄了《皇天后土》《上海社会档案》《假如我是真的》《苦恋》等一系列文化大革命题材的“伤痕”电影。与五十年代的反共电影《恶梦初醒》《风尘劫》《歧路》不同,这些影片大多根据大陆伤痕文学改编拍摄而成。影片利用原著中暴露文革摧残人性的思想内容间接达到反共的目的。其中,《上海社会档案》改编自王靖的电影剧本《在社会档案里》,《假如我是真的》改编自沙叶新的同名话剧本,《苦恋》改编自白桦的同名电影剧本。


(图片来自:http://t.cn/Rz3AoCd)


图片来自http://t.cn/Rz3wsG9

影片阵容堪称豪华,关键位置多为金马奖级别影人。《皇天后土》导演是与台湾电影教父李行并称“李、白”的白景瑞,演员包括秦祥林、柯俊雄、归亚蕾和胡慧中。《假如我是真的》由谭咏麟担纲主演(谭咏麟凭该片拿到金马影帝),《苦恋》则由吴念真改编、归亚蕾主演,两部戏都由日后的台湾新电影代表人物王童执导。

尽管如此,由于以服务政宣为宗旨,加之两岸长期的隔离造成认知陌生,影片粗暴图解意识形态,建构和“揣摩一个想象的中国”,“个中脱不了台湾味及近乎荒谬的描述”。这些反共影片不仅被大陆官方封杀,在香港、伦敦和巴黎也遭禁映。随着八十年代中期台湾解严,当局对意识形态钳制减弱,这批“伤痕”电影也成为台湾反共电影史上最后的绝唱。 

★本文经作者授权由微思客推送,首发于“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段善策,武汉大学影视专业博士在读,如需转载,请附上本说明,并附上本网页链接。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