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微思客WeThinker > 关于桉树产业发展问题的再思考

关于桉树产业发展问题的再思考

关于桉树产业发展问题的再思考

杨恒


 
        2014年8月末的一天,我接到南方周末记者的电话,询问我对于广西部分县清桉的看法,我们聊了一个多小时,她步步追问,我也趁此次对话,将自己意识中有关桉树问题的观点再次梳理了一遍。

2013年,我在自然大学负责阿里巴巴支持的森林保护项目,“对南中国种植桉树造成的环境问题进行调查”是项目所涉及的十个案例之一。对此,我有机会亲临广东、广西的许多桉树种植现场,并相继访谈了北京林业大学、中国林科院、中国科学院广州分院、增城林业局、雷州林业局、广西林业厅、广西省林科院、国家林业局桉树中心等部门的相关专家和工作人员,了解他们对中国桉树发展问题的观点和看法。同时,我还有幸结识了芬兰斯道拉恩索公司负责可持续发展和林地经营等方面的专业工作人员,在他们的带领下参观了他们的可持续规划林地。当然,我也走访了一些桉树种植地的在地百姓,听他们讲述桉树对他们生活和环境带来的影响。此外,还接触了一些桉树木材加工厂的老板。

这些,使我能更客观的了解中国桉树产业发展的现状,以及其在中国种植所造成的环境问题根源。

我到过广州增城的清桉现场,那时候桉树还没有完全清理掉,在那些2-3年生的桉树林里,满山都是炼山的痕迹,当时正值雨季,水土流失把山体冲出一道一道的沟壑。当然,林下还是有植被的。类似这种单一人工经济林的大面积种植,都会或多或少影响生物多样性,包括橡胶林、杉树林、相思林、杨树林等,不惟桉树独有,林下植被的多寡主要取决于种植密度和人工干预程度,种植密度越大林子郁闭度越高,林下一般只能生长一些耐阴的低矮植物,而如果人为的抗拒其它植物,怕影响桉树的生长,桉树林下没有植物也不足为奇。对此,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土壤生态与生态工程课题组专门做了对比研究,结果明确指出,“林下植被剔除并未显著的提高土壤的养分有效性,反而导致土壤有机质的流失和供氮能力的下降。”

雷州半岛的桉树产业已有近60年的发展历史,占当地经济的主导地位。通过拜访雷州林业局的工程师,以及参考《雷州林业局桉树营林生产技术规程》,我了解到他们在桉树经营上一直以产量最大化为目标,包括炼山、高密度单一种植等,对生态环境造成的影响还没有纳入考量。

在湛江的国家林业局桉树中心,研发部主任陈少雄告诉我,他们一直在对外强调目前这种普遍存在的“杀鸡取卵”的种植方式对环境影响很大。他说,不仅是对生态的破坏,随着地力减退,桉树的产量也会受到很大影响,长期来看十分不可取。

在斯道拉恩索的桉树林地,我能明显感受到其规划和经营的用心。避开水源地、规避炼山、非桉树种和桉树的科学搭配、多个桉树品种混交种植、林地中天然林的定量定位保留、桉树林与农田之间缓冲隔离带的合理设置、免费让当地人在林下开展养殖、延长轮伐期等等,都充分体现出科学性和生态性。

斯道拉恩索的林浆纸一体化项目在2002年就已经进入中国,前期一直在做准备工作,包括林地租赁、育种和育苗、林地调查和规划、与当地政府和农民的沟通磨合等,其生态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和技术贯穿于整个产业链。他们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合作,对此项目做了环境影响评价,在林地规划和经营管理上严格按评估制定的标准操作,具体细节我在前面的文章中已涉及,在此不再赘述。可以说,他们的林地经营标准在中国目前看来绝对是超前的,是值得我们借鉴的。

必须明确一点,桉树产业对两广尤其是广西经济的发展贡献很大,且以现目前我国经济发展对木材需求量逐年递增的现状,如果种在合适的地方,桉树速生林确实能保护我国现存的为数不多的天然林。

那么,既然桉树的种植已经无法回避,解决桉树环境问题的关键,就在于是否能做到科学生态的规划和发展,旧的林地需要重新改造,对新的林地,当地政府和林业部门需要提前纵观全局,制定详细的科学发展规划,落实到基层,种植和经营都要有专业人员指导,严格按照标准操作,并加强过程监管,建立奖惩机制。种植和经营标准的制定,可参考斯道拉恩索的科学经营模式。

那天的通话,我和南周记者也一起明晰了当下的一个现象,那就是以前那些极力反对桉树在中国种植的生态专家和环保组织正在逐渐达成一个共识,即桉树在中国造成的一切环境问题的根源,不在于树种本身,而在于人为带有急功近利性质的不科学经营方式。

据南周调查,广西的这次清桉行动,并非在全自治区范围内执行,目前只针对上林等数个县,一是为了保护南宁的水源地,二是为了发展旅游或甘蔗产业。这至少表明,广西政府已经有了要科学发展桉树产业的打算。

问题又来了,有人提出质疑,对于斯道拉恩索那样的国际大企业,他们当然有条件执行科学种植标准,但对于那些小本经营,要做到规范化,没有足够的人力物力可以投入,让大家都来按他们的标准执行有难度。

针对这一问题,我此前的文章也提到过中国林科院的桉树专家侯元兆研究员,他根据自己多年来的实践经验,总结了一套“桉树人工林近自然低碳发展模式 ”,这一模式在保护环境的大前提下,可以明显减少除草剂、化肥以及人工的成本投入,对任何种植规模都适用。他们目前已经出版了一份全面的指导资料,并表示可以现场指导。

而斯道拉恩索的可持续发展副总监罗阳博士告诉我,中国的桉树产业都严格按照他们的标准经营是可行的。他说,利润在短期内会下降,长期则会上升。这一点其实很好解释,如果不保护好环境,不保护好桉树赖以生长的土壤,怎能妄想它能长期为你产出,贪图短期的暴利最终只会以环境和经济的两败俱伤收场。这个道理再简单不过,可惜很多人只是被眼前的利益冲昏了头脑。

既然如此,那么下一步,广西是否应该开始针对整个自治区境内的桉树林地开展整顿工作,趁热打铁,针对水源地、自然保护区及其它生态保护要地严格划出生态红线,对已经种上但不适宜种植桉树的林地实现逐步清理。而对于可以种植桉树的林地,则开展科学可持续的林地规划和经营计划,真正走上政府管控、专业人员指导、社会组织和公众舆论监督(建立举报制度)的可持续发展道路?

与此同时,政府和环保机构需要加强对于FSC认证的宣传,让消费者知道FSC认证的森林经营者、加工商、销售商等一系列产业链条上的各个企业名称,倡导和鼓励消费者选择经过FSC认证的木产品,让他们知道这样的选择行为就是在间接的保护森林,保护我们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

最后,需要指出,广西经济目前依靠桉树的部分太多,官方政策包括土地和资金等方面也过度倾向于对桉树产业的扶持,以广西的气候和资源条件,农业、畜牧业、渔业与林业产业一起平衡发展才是健康可持续的经济发展模式。

★本文经作者授权由微思客推送,发于“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本文作者杨恒 ,系NGO绿中原的工作人员。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