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微思客WeThinker > 我脑海里的框框

我脑海里的框框

我脑海里的框框

图/文 刘彪 

对于摄影,我有独特的偏好。

参与摄影我的时间并不算太长,但是这是一个小时候梦想,六年前考上大学,家里说可以买一部手机,那个时候没有考虑手机的其他功能,唯一考虑的就是这个手机能够拍照,拍出清晰的照片。后来攒了读本科时候的零花钱去买了一台尼康微单,像个宝贝似得舍不得用,那个时候还都是欣赏学习圈子里的其他青年摄影人的作品。

13年被团中央下派去援疆,负责阿勒泰地区一所中学的宣传工作,也成为了当地报社的通讯员,单位给我配了一台佳能7D,开启了我生命的另一篇章,因为对于摄影这个事情,我太喜欢了。

我所在的中学是当地教育的重点单位,那个时候每天要报道各项会议、活动,没有人愿意每天背着机器到处跑,只有我乐此不疲,即使是会议记录,我也想着如何将会议现场拍得热烈,如何将报告人拍得高大伟岸,符合意境,一年里新闻稿件居然发了四五百篇。

那些做学问有造诣的,写报告有深度的无一不是对自己的事业有着深刻的喜爱,摄影、做报道也是这样。后来不再做记者也不负责宣传工作了,回到政法大学攻读法与经济学的研究生,朋友里很多开始当法官、检察官、律师,觉得摄影好像开始只属于小文青,他们中很多技术很好也很有想法的人才都放弃了,唯有我依然如此,又背着家里把援疆一年的工资买了台5DⅢ。

我觉得不管是摄影还是写稿这个事情,都是如此,技术、设备、接受的教育固然不可忽略,但是最重要的还是多去尝试,不断地拍,不断地写,总会有自己的体会。森山大道也不过用黑白片,安妮•莱柏维兹还说“真正的摄影大师都用iPhone拍照”。 

这张照片就是我下班散步的时候用手机拍的。

摄影让我们学会从光影的角度去观察这个世界。

《寒潮来临的最后一次升旗仪式》
(新疆阿勒泰地区冬天寒潮到来温度将降到零下40度,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师北屯中学举行寒潮来临前的最后一次升旗仪式。2013年11月11日发表于共产党员网)

《阿克吐木斯克的渴望》
(我所在的北屯中学算是效益不错的学校,每年会不定时向阿勒泰的阿克吐木斯克寄宿制学校赠送一定的物资,去学校的时候,该校的校长和教师正在平整校园地面,照片中可以看到学校修建最好的会议室墙壁已经非常斑驳,图中为等待我们赠送书包的三好学生)

摄影帮助我们更好地记录与了解这个世界。


 
(图片为新疆摄友光影骑兵拍摄的阿勒泰地区牧民转场照片,场景非常宏伟。)

摄影是对美丽定格的追求。

《咔咔》(2014年4月31日摄,发表于微思客WeThinker公众平台)

4•30乌鲁木齐火车站恐怖爆炸袭击案发生的时候,我正在即将抵达乌鲁木齐的火车上,下车后,环境已被清理,但是民众的惊恐程度达到了顶峰,民汉关系空前紧张。当我拿着相机走在一个维族人聚居的小巷子,突然一个维族小朋友,抱住了我的腿,我感觉空气都凝固了,僵住不能动的,有我,身边的维族同胞,还有端着冲锋枪的武警。

不过这个小朋友突然对我做了个特别的手势,他用手放在眼睛前,做了个框框。

这个手势太熟悉不过了,就像我们小时候假装拍照。

于是我对他说了两个字:“咔咔?”

他对我回答了两个字:“咔咔。”

原来是要我给他拍照。

举起相机,留下来这张照片。

他又蹦着要看我的相机。

这时候,他的妈妈来了,把他抱起,似乎也很惊恐,就像孩子做了什么坏事。

我赶紧摇摇手,“没事,没事,他让我照个相”,然后我把相机端到他们家人面前,给他们看。

看到孩子的照片,他们一家人都笑了。

摄影,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去参与,但是对于美的定格是无论长幼每个人最基本的追求。

时光流逝,时代变迁,但是曾经的美丽,总会让你怀念,让你一次次回想,我庆幸,作为摄影师,我是那个帮你定格美丽的人。

去年北京返乡火车上,偶遇一位独自带一个小女儿、一个小侄女儿和一个侄儿返乡的“父亲”,4个人,30个小时的硬座路程,2个座位,隔壁帮着哄睡觉的阿姨,一路讲故事的小叔叔,刚从国外回来不会绑头发和换尿布的爸爸,整个车厢会发生多少故事?图中为来北京做美发行业的同车厢小哥帮忙给宝贝绑头发。后来我用宝贝的照片做了微思客一期周刊的封面。

(《大美新疆人间仙境》发表于共产党员网)

这些是天池和赛里木湖拍摄的照片,感谢新疆给每一幅美景制作了最优秀的背景。最近两年形势严峻,对新疆的旅游业打击很大,但是这样的场景又有多少摄影师愿意放弃呢?

 工作很忙,学业很忙,但我总会拍下去,因为 我的脑海里有一个框框,大小恰好是六寸照片的大小。

★本文经作者授权由微思客推送,“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刘彪,中国政法大学法和经济研究中心研究生,系微思客摄影师、设计师,如需转载,请附上本说明,并附上本网页链接。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