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微思客WeThinker > 【特辑】如何辨别“阴谋论”

【特辑】如何辨别“阴谋论”

如何辨别“阴谋论”

韦茜

编者按:

最近,由于马航事件引起的各方口水战,让阴谋论的论调再次流行起来。事实上,在公共舆论当中,我们常常听到各种各样的“阴谋论”。比如,共济会掌握了全世界;罗思柴尔德家族控制了美联储;911是布什政府的阴谋,等等。不知道您会不会轻易地相信它。但是,在相信它之前,或许我们可以仔细地考虑一下,更深层次的问题:究竟“阴谋论”为什么会大行其道?在现实中,真正的阴谋又是如何运作的?今天的【特辑】,我们邀请加拿大纽芬兰大学社会学博士生韦茜,教您辨别阴谋论。

 _______________

作为当今世界最著名的怀疑论者,舍默博士一直在孜孜不倦地研究,人们是如何以及为什么会相信世间一切稀奇古怪的东西。在他的新书The Believing Brain里,舍默从“相信在前、证明在后”的角度,对阴谋论进行了剥茧抽丝般的深刻剖析。

舍默认为,阴谋和阴谋论是两种不同的东西。在阴谋论者看来,以下事件都隐藏着不可告人的惊人秘密:肯尼迪被刺、马丁路德金被刺、戴安娜的车祸、饮用水中加氟[1]、飞机在高空飞行时留下的两道白线、艾滋病和其它传染病的传播、毒品枪支泛滥;更不要说阿波罗登月从来就没有发生过,UFO登陆地球才是真实的存在,邪恶的美联储,新世界秩序、三边委员会、骷髅会、共济会、光明会、彼尔德伯格集团、罗斯柴尔德家族、洛克菲勒家族、锡安长老、犹太人控制美国政府、撒旦教等等,这个名单简直可以没完没了。 

时至今日,随着科学的发展和信息交流的便利,大家基本上都已经把阴谋论当成了一个笑话,谁还死死抱住阴谋论不放的,八成会被看作是一个疯子。但舍默认为,因为阴谋确有发生,所以本着客观的态度,我们还是不要一看到阴谋论就不假思索地给予否定。那么,当我们遇到阴谋论的时候,如何辨别其真假呢?那些很可能是谣言的阴谋论又有什么样的特征呢? 

舍默给出了十项标准:

1、当一个事件发生时,如果我们有一个证据确凿、非常显然的解释,那么阴谋论的解释一般不足为信。比如,当水门事件的策划者坦白了他们的窃听,亦或者本拉登在吹嘘911的“伟大胜利”时,我们可以相信这是事实。同理,当一个现象有两个不同版本的解释时,阴谋论也一般都是错的,有时仅仅是机缘巧合而已。比如当我们在夜空中发现了一闪一闪的物体时,它很可能只是恰好飞过的飞机或者孔明灯,是UFO的几率非常的低。 

2、当阴谋事件的主角被拔高到拥有超能力的时候,这个阴谋论往往都是假的。人们的行为总是漏洞百出,人类的天性就是不断犯错,大多数所谓的“强人”、“超人”根本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强大。 

3、如果阴谋论里所描述的阴谋越复杂,涉及的元素越多,可信度也就越低。 

4、越多的人牵扯到这个阴谋中来,所谓的惊人秘密就越不可能存在。人们总是管不住自己的嘴!

5、宣称的阴谋涉及范围越广,动辄“控制了整个国家、整个经济命脉、整个政治格局”,特别是所谓“全球最重主宰,幕后控制全世界”,那么一般都是假的。 

6、有些阴谋论偏好无限拔高,明明是一件小事,却硬要把它往大了解释,什么惊天大阴谋,往往都是扯淡。 

7、如果越是喜欢把一些无关紧要、微不足道的事往“不祥之兆”、“厄运将至”方面解释,那么这样的阴谋论可信度越低。 

8、倾向于把事实和猜测不分青红皂白地搅和在一起,而且从来没有概率这样的概念,这种阴谋论往往都不是真的。 

9、有些阴谋论者的不靠谱还体现在,对上至政府部门下至私人组织的一切机构抱都有极大的敌意和怀疑,这恰恰说明这些人根本就缺乏分辨是非的能力。 

10、如果某些阴谋论者对自己的论调深信不疑,拒绝一切其他可能的解释,对他不利的证据就视而不见,大肆地去搜寻只对他所谓的事实有利的证据,那么他很可能就是错的,而且这所谓的阴谋也只是自己幻想出来的东西而已。 

那么人们又是为什么会相信大多数看起来异常荒谬的阴谋论呢? 

舍默区分了两个重要的概念加以说明:超验主义和经验主义。超验主义相信世间的万事万物都是有关联的,并且所有事情发生的背后都有一个事先精心策划好的原因,然后跟着既定的路径发展。经验主义则认为事情的因果关系在很大程度上可能是因为随机而碰巧发生,随着情况的变化而变化,所以在你得出结论进而深信不疑之前,最好能从不同的实际出发找到更多的证据。简言之,超验主义更多地凭直觉,而经验主义因地制宜。

令人遗憾的是从脑神经科学来看,我们大脑就是一部愿意去相信的机器,直白地说,就是一台倾向偷懒的机器。现代社会充斥着大量的信息,网络、媒体、书籍、家人的交谈、学校的教育、工作琐事等等,大脑在面对这一切嘈杂纷繁时会本能地去寻找一个有意义的模式,不管建立在这个模式上的数据究竟有没有意义。这个模式一旦形成,大脑所做的第二步就是寻找支持这个模式的证据,进而赋予这个模式正面意义。这样的证据一旦找到,又会增进我们对这个模式的认可,进而形成一个自我加强的循环。而这整个过程都是自然而然、情不自禁地发生的。所以说人类的认知模式天然就是偏向于超验主义的:当一个事件发生了,我们倾向于用已有的模式去认识,也特别容易去接受“事先策划好的”这种逻辑。而经验主义和怀疑主义的方法,则要求根据不同情况去建立不同的认识模式,而模式的打破本身是很痛苦的一件事,需要接受不同的信息和大量的努力,大多数人都不愿意这么去做。

舍默用了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来解析阴谋论是怎么形成的:关于911事件的揭秘者们。 

911事件爆发以后,关于这个悲剧的阴谋论就调尘嚣其上,从未间断,比如本拉登宣布对此事负责的视频是CIA伪造的;911事件完全是布什政府自导自演,目的是为了称霸全球并且建立新的世界秩序;而幕后的真正黑手是所谓的GOD组织(gold, oil, drugs),911就是他们发动战争的最好借口。舍默曾与持这个阴谋论的其中一人面对面地对话,问他是如何发现布什政府的这个惊天大秘密以及有何证据时,这个揭秘者称以他理性客观中立的角度来看,911有太多不合常理、难以解释的现象,其中最大的一项就是钢筋材料要在2777华氏度以上才会融化,而被劫持飞机上的机油燃烧最多只能达到1517华氏度,钢筋融化不了,大楼也不会倒塌,因此基地组织没有袭击世贸大厦。

这是非常典型的阴谋论逻辑,所有的理论和结论都不是建立在充分的证据之上,而仅仅是因为原有的理论有一些暂时无法解释的部分。拿这个揭秘者来说,他从头到尾都没有令人信服的事实来直接证明911的确不是基地组织干的,而仅仅是罗列了一些异常现象,然后按照他脑中已有的模式“我就知道911一定是布什的阴谋”自动补足其它情节。甚至即使是他举出的钢筋融化温度这个疑点,其实也是错的。舍默用了麻省理工学院托马斯伊格教授的一篇学术论文进行了科普和反驳:钢材在1200华氏度的时候就失去了50%的强度,而当飞机撞上大楼的时候起码有1400华氏度,而写字楼里处处都是地毯、窗帘、家具、纸张这样的易燃物,因此即便机油烧光了之后那些易燃品仍将大火保持在了1400度以上。由于大楼每个部分着火点不一导致温度不一,整个大楼的框架在不同温度大火的灼烧下变软、下陷、变形,而一旦整个框架不行了大厦就不可避免地坍塌了。 

那么911事件是一个阴谋吗?在舍默看来这当然是一个阴谋。阴谋的定义就是一小群人瞒着大部分人秘密策划一个通常是不合法、不道德的行动,这样看来,19名基地组织成员密谋了这样一个将飞机撞上大楼的计划当然是阴谋。阴谋和阴谋论的不同就在于,911是本拉登策划的阴谋,但阴谋论者却相信这是小布什和美国政府的秘密。在多次对911的阴谋论进行辟谣之后,舍默受到了大量的指责甚至辱骂。很多人都说他是布什派出潜伏在人民群众中的奸细、为政府洗地的说谎者、为政府秘密隐藏外星人的特务、犹太人(其实舍默根本不是犹太人)、犹太人派出的说客[2]等等。

舍默对此表示非常无奈,他在书中写道,“阴谋确实存在,我从来就没有不假思索地将它们抛弃”,林肯被刺就是一个阴谋,水门事件也是一个阴谋,珍珠港是日本人发起的阴谋。但是在实际操作中,一个复杂的阴谋往往很难成功,水门事件就是一个中途流产的例子:即便是最简单的宾馆窃听,门房保安你得防,国会压力你得顶,记者媒体更是防不胜防。你还自以为怀揣惊人大秘密时,卖菜大婶早就在讨论了。所以再一次印证了那十个标准里写的,如果一个阴谋论编得越是复杂,越是有鼻子有眼,所牵涉的人越多,往往都是假的。在人人都想成名的今天更是如此,还没多大点事就开始爆料了,还藏得住什么阴谋? 

另一个问题就是,阴谋在真实世界的操作中,总是充满了随机和意外,和阴谋论假设的完美世界完全不同。舍默作为一名历史学博士,用详尽的史实细节来说明了历史上最著名的阴谋之一,萨拉热窝事件在实际操作中是多么地状况频出、意外重重。斐迪南大公被刺是20世界影响最深远的暗杀行动之一,它成为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毫无疑问,这是一场由秘密极端组织“黑手社”策划的阴谋。黑手社的政治目的是将塞尔维亚从奥匈帝国中独立出去。斐迪南大公作为奥匈帝国的王储,来到萨拉热窝是为了参观一场军事演习和一家国立博物馆的开幕。1914年6月28日清晨,斐迪南大公一大早就来到了火车站,然后和随从一行分别乘坐了六辆小汽车驶入了萨拉热窝城,王储夫妇坐在第三辆的敞篷车里。大公还特别嘱咐司机要慢悠悠地开,以便他可以好好地欣赏一番萨拉热窝城的美景,殊不知在前方不远处,暗杀行动的首领Ilic已经安排好了六名全副武装的刺客在等着他。 

当车队驶入了第一个刺客埋伏的区域,头两名杀手Mehmedbasic和Cubrilovic,都因为害怕掉了链子,这时第三名刺客Cabrinovic冲了出来,准确地向了第三辆汽车投出了炸弹,可惜被车篷弹到地上,在大公夫妇身后的第四辆车爆炸,碎片击伤了随从、几个警察和路人。在一片混乱之中,Cabrinovic吞下了组织首领防止刺客被抓而分发的毒药,跳入了附近的米利亚茨卡河。但不巧的是那条河是如此之浅根本淹没不了人,而毒药也失效了,Cabrinovic被人群抓住,痛打了一顿之后扭送警察局。剩下的其他三个杀手,Popovic,Trifun和最后成为关键人物的普林西普,都见势不妙立马脚底抹油偷偷溜走了。 

正如最精心策划的阴谋也难以按照剧本走,这个暗杀计划以一个完全意想不到的节奏进行了下去。斐迪南大公在虚惊一场之后居然还是决定完成整个行程,于是继续参加了市长在市政厅给他举办的欢迎仪式。在仪式上大公发表了演说并且把市长臭骂了一顿,“我是来参观做客的,迎接我的居然是炸弹!”,大公一边愤怒地指责,一边挥舞着手中沾满了鲜血的演讲稿,那是从第四辆车里拿出来的,“所幸我看到人民的脸上都充满了对暗杀失败的喜悦之情”。然后大公作出了一个致命的决定,去医院看望那第四辆车里被袭击的伤员,就是这个偶然兴起的想法,导致了震惊世界的萨拉热窝事件。本来大公夫人是可以逃过一难的,可是她也决定了取消原计划而跟随丈夫去医院。 

与此同时,灰溜溜逃走的普林西普此刻正沮丧不已,沿着大街漫无目的地走着,路过了一家熟食店就进去要了个三明治。吃完饭从店里出来的时候,普林西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大公夫妇的敞篷车正向自己驶来!他们在汽车后排一动不动地坐着,就像待宰的羔羊。普林西普瞬间就意识到,千载难逢的机会来了,没有片刻迟疑,他拔出了自己的手枪,快速冲到汽车的右边开火,子弹射入了大公的颈部和夫人的胸口,不出一会就双双毙命。 

这就是阴谋在真实世界中如何运作的,状况不断,意外连连,简直可以说是一团乱麻,与那些阴谋论的主角们诸如罗斯柴尔德家族总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似乎地球都以之为中心完全不同。往往是不起眼的小事、不经意的机会、人们的错误成就了阴谋。这与我们的认知模式是多么的不同,我们总是相信精巧的设计、人们利用知识和权力无所不能,而这往往落入了阴谋论的桎梏:阴谋论就是相信这世间所有的阴谋,都如一台马基雅维奇式的精密机器。 

 

★本文授权“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推送,作者系加拿大纽芬兰纪念大学社会学博士韦茜,如需转载,请附上本说明,并附上本网页链接。
 


[1] 饮用水加氟被美国人视为20世纪公共卫生十大成就之一,目的是为了防止蛀齿。但这项政策在上世纪50年代刚推出时引起了美国社会极大的争议,有点类似于今天转基因稻米在中国的争论。

[2] 因为在阴谋论者看来,美国政府、美联储都是被犹太人掌控的,所以替政府说话的一定就和犹太人脱不了干系。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