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微思客WeThinker > 城镇化建设大潮中的被遗忘者 | 微思客

城镇化建设大潮中的被遗忘者 | 微思客

图片来源:主人公一家被拆迁前的房屋,现已成为一片废墟,作者摄。
 

编者按:

2017年4月1日 ,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在雄安设立国家级新区。是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被称“千年大计、国家大事”。本文通过描述北京郊区被拆迁农民的困境,让我们看到不同于曾经的暴力强拆惹人关注,如今在每一次轰轰烈烈的建设运动中,不少人成为了喧嚣中的那批“被遗忘者”。

安迪 | 社会民情观察者

随着我国城镇化建设的大力推进,首都北京的土地可以说是寸土万金,各种“棚改”与土地储备项目随之大力推进,距北京市中心往北50公里的怀柔区,更是首当其冲,大力实施拆迁。

但北京现行的拆迁法规还是远在近二十年前的2003年制定的《北京市集体土地房屋拆迁管理办法》,由时任北京市代市长王岐山签发。二十年来,社会经济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法规的不完善与漏洞,为做为拆迁主体的政府行政机关,在实施土地开发项目中的自由裁量与操作留下了巨大的空间。

农民吴征东与妻子都是怀柔区近郊的雁栖镇陈各庄村村民,结婚近十年并育有一女,村内因成年分户的村民不断增加,宅基地不足以分配,村里近二十年未分配过宅基地,原有的可供分配宅基地也一直荒废。因居住面积狭小,吴征东通过与亲属协商并得到村委会允许,于2008年在亲属院内建房,一家五口、祖孙三代在此居住,也是其乐融融。

2015年初,由北京市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委员会(原北京市国土资源管理局)下属的怀柔区土地整理储备中心(简称怀柔土储中心)做为开发主体,对吴征东所在的陈各庄村实施整体拆迁的土地一级开发项目。吴征东原本以为可以通过拆迁上楼,改善居住条件,却没想到因此沦落到无家可归的悲惨境地。

拆迁初期,怀柔土储中心工作人员采取口头承诺安置的方式获得吴征东及家人的信任,待吴征东一家如期搬离所居住房屋后,马上组织拆迁人员对其一家的房屋拆除平整后就再无音讯。

吴征东多次向所在的雁栖镇政府以及做为开发主体的怀柔土储中心反映要求拆迁安置的诉求,政府官员都是笑脸相迎并婉言谢绝,称政府有困难,没有安置的能力。后吴征东通过书面的方式向所在雁栖镇政府和怀柔土储中心分别寄送了行政复议申请函,两机构均以吴征东及其家人不属于被安置对象为由给予了不予安置的书面回复。

吴征东无奈于2016年6月以怀柔土储中心不履行法定职责为由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法院为规避矛盾,于2016年10月以诉讼程序不合法为由做出予以驳回诉讼请求的终审判决,吴征东现已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请了该行政案件的再审申请,并于2017年3月收到了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受理通知,这让吴征东又重燃了一丝希望。

但我国法院的再审案件遵循的是径行审判,即仅对诉讼程序进行审查,一般并不开庭,所以改判的希望渺茫。

问及吴征东今后的打算,这个四十几岁的中年农民顿时语塞 ,一脸茫然……

据北京市2016年公布的市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数据为52530元,同比增长8.4%,可以说是领跑了全国的各大城市,但北京农民可支配收入仅为20569元,相对北京高达数万元每平米的房价,也只能是望楼兴叹。尽管政府开发了各种类型的保障性住房,因为农民身份,吴征东也与这些保障性住房无缘。

城镇化建设让吴征东一家的生活遭遇了巨大的变故,从安居乐业到居无定所。这样的结果并不是中央政府编制规划、制定政策的初衷。据了解,当地各区县拆迁政策与标准并不统一,“一村一个政策,一户一个政策”。进一步催生了“钉子户”与“暴力强拆”等强烈的官民对立与社会矛盾,加剧了社会的不稳定。

如何落实中央政府的政策法规,让每一位百姓都从政府行为与司法判决中体会到获得感与公平正义,让政府远离“暴力强拆”的骂名,仍是一个艰难而曲折的过程。(本文人物均为化名)

(图文编辑:Yento)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首发于微思客,如需转载,请联系微思客团队:wethinker2014@163.com。

推荐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