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微思客WeThinker > 韩国女性的“火病”:我们所受到的压迫,身体都知道

韩国女性的“火病”:我们所受到的压迫,身体都知道

编者按:韩国阿珠妈的“火病”问题值得我们思考女性(特别是已婚家庭主妇)面临整个社会文化压力之下,如何有效排解自己内心的各种不同的情绪。特别是在目前整个全球社会问题盘综错杂,家庭主妇如何与时并进,而不被社会淘汰,甚至,找到一个解套方法,一个平衡自己内心的人生智慧,这是二十一世纪的人生课题。这是我读到这篇文章的一个延伸想法。

何撒娜|东吴大学社会学系

接触“火病”

我住在韩国的时候,前后有过很多名女性室友。这些室友来自不同的背景,其中有两岁的下大的大学生,从乡下到首尔追逐星梦的高中毕业生,言行举止中规矩说话温柔婉约的国小老师,三十多岁的单身职场人,硕博士班老学生,苦学英语想出国留学圆梦的女孩,还有年近四十苦苦准备公职考试多年的资深“考试生”(韩国人这样称呼全时公共职业,升学考试的人)等等。

我们住在一起的几个女生,每个星期都会聚在一起,吃饭,打扫家里,闲聊,以及分享近来的生活。因为这些室友的缘故,常有机会听到来自不同背景,不同专业领域的女性们想法,近距离地参与她们的喜怒哀与生活。

其中有个小女生,离开故乡古都全州来到首尔,在韩国顶尖的艺术名校弘益大学专攻韩国传统绘画。她让我印象深刻的处,除了刚来首尔那阵子每天都因为想家而哭泣之外,还有她那多病的母亲。我跟她同住了四年,从一开始,就常听她提到母亲身体状况不好,常生病去看医生的事情。我几次追问她母亲身体状况以及病因,听到的答案都很模糊,有时候是肩膀痛,腰痛,有时是头痛,有时候是没有原因的身体虚弱,必须待在家里静卧休息等;  不舒服到医院看病时,医师但却找不出病因。久而久之,我开始怀疑她母亲是不在在“装病”,一天到晚嚷着这里痛那里不舒服,想要借此获得大家的注意与而我的态度,而从一开始的同情与担心,开始感到有点不屑。然而,随着对这些多病的母亲认识越多,我开始对她那医师诊断不出原因的各种「病痛」感到越多的同情与谅解。

这位我从未见过面的室友母亲,在廿岁出头很年轻时就结婚,婚后共生二女一男,也就是我的室友姊妹与最小的弟弟。如同大多数韩国女性一样,她结婚之后就留在家里带小孩作家事,老公也跟多数韩国男人一样忙于工作,很少待在家里。现在儿女都长大了,她的生活一下子失去重心。想想看,廿岁出头就结婚当了妈妈,当她的小孩都上大学离开家里时,她才四十多岁,正值壮年。过去作为生活重心的儿女都长大离家,她也开始想出去找个工作,一圆自己成为职场人的未竟梦想。然而,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学历不高,过去完全没有职场工作经验,待在家里这么漫长却看似“空白”的人生,完全无法替她加分。何况,韩国目前的就业市场严峻,连年轻人都找不到工作了,更别说是这样一个过去生活里只有柴米油盐酱醋茶经验的中年妇人。

一片空白的社会经历,被家人遗留在后方的孤单,以及渴望进入社会职业网络但被排除在外的挫折沮丧,种种不如意加总起来,让她老是觉得头痛,身体酸痛,还有各种无以名状的身体不快感。后来我才知道,在韩国有种特别的身心性疾病叫作“火病”,这种「火病“非常常见,特别是发生在中,老年妇女身上,也就是那些所谓“阿珠妈”们(韩国人称呼已婚,上了年纪女性的称呼)。有个韩国朋友说,包含他自己的母亲在内,几乎他认识的每个阿珠妈都有这种病,很少听过没得过“火病”的。

火病的来

「火病」的「火」,与「愤怒」的情绪有关。当人接受到外界的压力(stress)时,随着文化情境的不同会有不同的反应。有个研究访问约七千名的男女病患,比较不同国家的人们接受到外来的压力之时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与情绪。大部分人的反应是忧郁或不安等情绪,然而韩国人遭受到压力时最常有的情绪却是「愤怒」,也就是「身体发热」,「发火」等情绪反应。除了之外,还有很多不同的症状,常见的包括肌肉疼痛,消化障碍,关节炎,头痛,头晕,全身无力,生理痛,脸潮红,呼吸困难,失眠等,有些人会感觉到心脏咚咚跳得很用力。

「火病」的患者男女皆有,然而却以女性为多数,这跟传统儒家文化影响下的性别不平等有关。传统家父长制加在女性身上的重重限制,婆媳间的矛盾冲突,以及男尊女卑的思想压迫等,带给女性许多的压力。然而,文化上却又强调对这些压迫与压力的隐忍是美德,长久下来,造成许多女性有强烈“恨”的情绪。


婆媳问题是造成韩国已婚女性主要的压力源之一。
图片来源:https://goo.gl/NTo57q

韩国女性在日常生活中面临许多的歧视与压力。如果到了适婚年龄没结婚,会面临很大的社会压力与歧视;  即使结了婚,压力与歧视也不会因此消失,因为不管年纪大或小,也不论教育程度或专业能力如何,女性只要结了婚,就会自动变成一个大家口中的“阿珠妈”,而韩国人讲到“阿珠妈”时,多少都带有明显的歧视。结了婚成为大家口中的“阿珠妈”后,女人通常很快地怀孕生子,成为在家带孩子操持家务的全职家庭主妇,生活中只剩下家事,孩子跟尿布,还有奉养照顾公婆等责任义务,而因为老公工作太忙所有的育儿与家事,女性几乎都要一肩担起。

所有的育儿与家事女性几乎都要一肩担起。
图片来源:https://goo.gl/rDGmlz

那么,不要待在家里当专职主妇,找个工作改当职业妇女如何?很遗憾,韩国女性在这方面的选择并不多。

根据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所有调查发表的全球性别差距报告(Global gender gap report)显示,韩国是在性别平等表现垫底的国家。韩国女性在教育机会上与卫生福利这二方面得到的待遇相对平等,然而,经济地位差距,以及政治参与机会差距,才是造成韩国性别不平等的最重要原因。进入管理阶层的机会极低,以及同工不同酬非常普遍,也大幅拉大性别之间的经济地位差距。在各种女性经济地位的指标中,韩国几乎都是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里表现最差的国家。

韩国2015年全球性别差距(Gender Gap Index)报告里的各项指数。资料来源:2015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https://goo.gl/hGU8HX)

女性遭受到的不平等在从学校毕业,进入职场之后越趋明显。刚进入职场时,也许性别的差异没有这么巨大,然而等到年龄渐长,性别的差距会越来越大。男性被拔擢为管理职的机会远多于女性,而即便是在同样的职位上,同工不同酬的情形也越来越严重,这些都意味着薪资的差异会随着年资逐渐拉大。

大部分的韩国女性在30岁左右进入婚姻,接下来的育儿生活迫使许多女性必须离开职场。就算有女性想要继续留在职场上工作,大部分也只能找到兼职(非正规职)的工作,一方面因为家庭里大部分的责任落在女性身上,像是育儿,家事,以及照顾长者等的多数责任,让女性很难从事正职的工作; 另一方面,就算已婚女性想要从事正职的工作,事业主也不见得愿意提供。因此,家务的负担以及社会期待所带来的庞大压力,使大部分已婚韩国女性被迫离开职场(那些有稳定收入,升迁与福利的正规职);  只能找到低薪,不稳定,没有保障的兼职工作。

已婚女性很难找到正职工作的原因,是建立在父权社会的几个幻想出来的基础上。以父权为主的社会,假设每个女人都找得到一个好男人结婚,白头到老; 那些已婚男人都有能力找得到一个待遇不错的正职工作来养家活口,所以女人基本上应该待在家里从事没有报酬的家务工作,而且要满足于这样以家人为中心的人生。就算女人想出去工作,父权社会假设女人顶多只是需要赚点零用钱供自己花用,因此不需要给与正职工作,只要兼兼差就可以了。

事实上,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想要结婚,也不见得能找到适合的,负责任的伴侣; 而在失业率极高的情况下,已婚男人也不一定能找得正职; 而就算男人有正职,薪资也不见得足够满足家里的需求。有时候不幸碰到伴侣早逝或失婚,女人仍然必须靠自己的双手赚钱养家。除此之外,就像许多男性一样,有时女性进入职场的目的不完全是为了经济因素,工作上所带来的自我成就感,自我成长的机会,与职场上所能建立的人际关系,也都是重要的原因。即便如此,韩国已婚女性想要重新进入职场,仍然有着重重巨大的障碍。


2012年的统计资料显示,韩国女性在三十岁以后大半必须离开职场(黑色为男性,红色为女性)。资料来源:韩国统计厅,jiyeonkang.egloos.com

女性被期待结婚,生子,进入家庭,中断自己的事业,放弃自己原来的理想,负担起所有家事与育儿的重担,还必须控制自己的情绪与不满。但事实上,无止尽又不平等的家事重担,很难不点起女性胸中的那把熊熊怒火。面对这些不平等的歧视待遇,平常被限制在琐碎的家务事里,生活围绕着老公家人团团转,被看做什么都不懂的阿珠妈们,即使不甘愿继续这样被剥削,被歧视,在现实生活与强大的社会压迫下,也很难真正改变自己的处境,就像我室友的母亲一样。

在这样强大的传统与社会文化压迫之下,这些无能为力改变自己人生处境的女性们,即使努力告诉自己要隐忍,要以和为贵,以家庭为重,却仍然无法逃离被重重压迫下所产生的“愤怒情绪”。就算心里并未意识,察觉到这股愤怒之火,然而,她们的身体都知道,不断地用各种病痛与不适,进行无声却从未止息的抗议。

面对不平等的歧视待遇,即使不甘愿继续这样被剥削,在现实生活与强大的社会压迫下,也很难真正改变自己的处境。图片来源:https://goo.gl/Znr6AQ。

(图文编辑:Yento)
★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经巷仔口社会学(https://twstreetcorner.org/)授权推送,如需转载,请务必联系微思客wethinker2014@163.com或巷仔口社会学。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