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微思客WeThinker > 恐怖主义源于伊斯兰教?|微思客

恐怖主义源于伊斯兰教?|微思客

作者:Araby阿拉比|微思客特约作者,现居美国华盛顿
 
前段时间(本文系2015年旧文重发,——编者注)的法国杂志《查理周刊》遭恐怖袭击的事情在微博微信上都有了热烈的讨论,我看到不少关于伊斯兰教如何本质上是一种野蛮暴力的宗教的文字后,进行了一些粗浅的反驳。于是,有几个热心网友发我链接、给我看视频,以说服我相信伊斯兰教的“不可救药性”。更有位网友不停地警告我若不对抗绿教,我的末日就要到了。感情如此强烈,以至于我不得不拉黑了他(对不起了,这位兄弟!) 当然,也有人认为伊斯兰教并非不可救药,只是急需现代化,即,宗教改革(这个问题此文将不涉及,下次再讲)。
 
我不是说现在的恐怖主义完全和伊斯兰教没有关系,毕竟,这些实施自杀性袭击的人,还有基地组织、ISIS这些恐怖组织都是以伊斯兰的名义开展的。我要质疑的是这样一些流行的观点:伊斯兰教文明本质是暴力的;这些恐怖组织的形成都是因为狂热地信仰伊斯兰教而导致的。
 
首先,“什么东西或什么人本质是什么样的”的本质主义论断基本是禁不起推敲的。各种宗教、文明都有疯狂信仰者和借其名义的恐怖主义者。有人总喜欢举佛教的例子,说佛教就是本质和平的,他们对压迫最大的反抗也就是自残自杀。这并不是事实。佛教徒在缅甸、斯里兰卡都有严重的用暴力压迫穆斯林的问题。佛教徒都是这两个国家的主流,缅甸90%人口是佛教徒,斯里兰卡70%人口是佛教徒。这种情况导致了不同宗教信徒之间的权力不平和,且这种不平衡没有在政治框架下得以被制衡,再加上掌权者利用宗教煽动、操控大众以获取、维持、壮大权力。缅甸和斯里兰卡的佛教徒在两国被英国殖民时期,在反殖民的民族主义运动中形成了激进派。佛教徒 vs穆斯林的冲突也因为殖民主义带来的“民族国家”范式及其相应的一系列现代国家概念而被激化。95%的泰国人口也是佛教徒,但是泰国并没有这种有组织性的佛教暴力团体,和泰国从未被殖民过也有关系,缺乏宗教激进派形成的政治土壤。
 
回到伊斯兰教上来。伊斯兰教主导的国家也未必都是恐怖主义滋生的,只是新闻里更多的报道恐怖主义活跃的国家而已。全球47个穆斯林国家中,阿尔巴尼亚、突尼斯、吉尔吉斯斯坦、印度尼西亚(穆斯林人口第一大国)等是民主体制;孟加拉国、土耳其、巴基斯坦等在选举民主与竞争性威权之间摇摆。22个阿拉伯国家受“资源诅咒”、君主制持久性、地区国家组织干涉等影响,只有突尼斯一个最近变成的民主国家,至于能维持多久还不得而知。众人熟知的恐怖组织也都是从这些海湾国家出来的。
 
阿拉伯国家的情况极其复杂,各种派系为了权力、资源而进行的斗争错综复杂且异常残忍。举个例子,极端恐怖组织ISIS是逊尼派,它成长起来是因为萨达姆时期是少数派逊尼对多数派什叶派的残酷压迫。萨达姆被布什推翻后,原来反对萨达姆的什叶派干将马利基掌权,结果马利基不听美国的,也搞起了专制,把逊尼派完全排除在权力分享之外。所以这让逊尼派十分不满,其中的极端分子就趁叙利亚内战之时,跑去叙利亚搞组织建设,也弄到了不少武器,占领了叙利亚的一部分领土,又杀回了伊拉克。但是为什么叙利亚的统治者阿萨德不仅不去打压占了他土地的ISIS,反而释放了被抓的ISIS成员 ?不仅如此,还有很多报道显示他还在暗中支持、培养ISIS。而另一方面,阿萨德却又用最暴力手段消灭温和反对势力。阿萨德是想要向美国释放如此信号:“想搞死我?那你看看你的另一种选择是什么样子的吧。”所以阿萨德专注把温和反对派灭掉了,美国就找不到可以支持的对抗阿萨德本的土力量了。在ISIS和阿萨德之间,还是先打击ISIS吧。所以美国瞬间从打击阿萨德变成帮助阿萨德稳固其地位了。
 
目前还没有直接证据表明卡塔尔埃米尔(即国王)出资支持了ISIS,但是他至少允许了ISIS在其国内进行私募。卡塔尔一直有支持各种伊斯兰极端组织,包括哈马斯和塔利班。卡塔尔支持伊斯兰极端组织甚至采取竞标的方式:“你们这些人先给我互相暴力斗争一通,打赢的到我这里来拿钱。”卡塔尔可一直是美国的亲密盟友,美国在卡塔尔有中东最大的军事基地。 而卡塔尔在争夺地缘政治影响力中最大的敌人沙特阿拉伯也支持各种极端组织,只是支持的是卡塔尔支持的极端组织的敌人而已。这些国家的掌权者通过支持不同的极端组织,来打代理人战争。对了,沙特阿拉伯也是美国的亲密盟友。
 
分析恐怖主义的动因、组织结构、战略逻辑的研究汗牛充栋。比如说,有不同研究表明了针对平民的恐怖袭击是一种有效的手段,一个国家的反政府组织越是搞恐怖袭击,越是容易获得和政权谈判的机会,政权也越容易让步、妥协。也有研究证明恐怖组织之所以选择袭击某些西方国家,是因为这些西方国家干涉了恐怖组织所在国的内政,而这种干涉侵害了恐怖组织在该国的政治利益。再者,搞恐怖袭击之后,本来对恐怖组织有所同情或者有所关联的人往往都会遭到政府的进一步打压、社会更多的歧视,这进一步导致了他们向恐怖组织靠拢,而这也是恐怖组织愿意看到的。所以说,搞恐怖主义可以是一种理性选择,不能简单地认为袭击《查理周刊》是因为恐怖分子认为“他们侮辱我们心中的圣人,这是无法接受的,我们必须杀死他们。”如果恐怖组织就这么一点“理智”和战略思维,在以美国为首的全球反恐十多年的背景下,怎么可能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一直混到现在?
 
至于为什么各种小男青年愿意加入恐怖组织去送死?难道这仅是因为他们要捍卫安拉的心已经无法控制了吗?他们的极端思想又是在怎样的环境下形成的呢?写不动了,下次再讲吧。
 
我以上说的几个逻辑关系都是全景的几个小点,而且连这几个小点都是简单化了的。
 
总之,为什么不同的宗教表现出不同的暴力程度,为什么同一宗教在不同国家表现出不同的暴力程度,为什么会有恐怖主义,和宗教有什么关系,和地缘政治、国内政治、历史、经济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加入恐怖组织,为什么有极端思想,这些都是有非常复杂的原因的,而不是简单的“这个宗教本质是暴力的”、“这些人信这个宗教信疯掉了”能一语概括的。
 
参考文献:
 
“Too Much of a Bad Thing? Civilian Victimization and Bargaining in Civil War.” Reed M. Wood and Jacob D. Kathan
 
“Rewarding Bad Behavior: How Governments Respondto Terrorism in Civil War.” Jakana Thomas
 
“International Terrorism and 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 Eric Neumayer & Thomas Plumper
 
“Islam and Authoritarianism,” Steven Fish
 
“The Case Against Qaar,” Elizabeth Dickinson
 
(本期编辑:圆圆)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经作者授权,由微思客首发。该文系旧文重推。如需转载,请与微思客联系。​
推荐 1